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教育 > 悬崖边上的场景分期:租房、教育新增业务“几乎为0”,分期暴跌六到九成

悬崖边上的场景分期:租房、教育新增业务“几乎为0”,分期暴跌六到九成

2020-02-14 11:07

  文 | 欧拉 棘轮

  最近的蛋壳公寓,深陷舆论危机。

  有知情人士曝光,称蛋壳公寓“资金链断裂”,但蛋壳对此进行了否认。

  实际上,目前的整个长租公寓行业,都陷入了困境。

  上海一家长租公寓的老板林磊称,疫情期间,自己每月损失几百万元。

  而线下教育行业更不乐观,应监管部门要求,整个线下培训行业基本处于停业状态。

  2月6日夜,IT职业教育机构兄弟连教育正式宣告品牌“破产”。

  因为线下场景的重创,场景分期的逾期开始上升,“整个行业要上涨20%”,而部分平台停止放款,开始裁员,只保留催收团队。

  有从业者表示,整个行业都意识到,“现金为王,现金流才是生命线。”而部分场景分期平台仍然决定坚守,此时此刻,“金融不再是锦上添花,而是雪中送炭。”

  01 蛋壳风波

  2月3日,长租公寓蛋壳发布了致租客的一封信,称要给租客减免租金。

  信中写道,他们将为因疫情不能返回武汉的租客,返还一个月租金;为其他城市的租客,返还延迟复工天数相对应的租金,或免费延长其居住天数。

  2月3日,蛋壳发布的致租客的一封信

  租客对此普遍觉得“贴心”,觉得蛋壳“自己出钱补贴租金,有责任,有担当”。

  很快,事件就出现了反转。

  “蛋壳哪里是自己出钱,是让业主们减免租金。” 蛋壳公寓的业主们表示,从1月下旬开始,他们就陆续接到蛋壳的电话,要求减免租金。

  北京业主沈复称,他被要求减免一个月房租,“对方说,全国的业主都要减免,这是疫情期间总部的统一要求。”

  还有武汉的业主表示,蛋壳要求他们减免三个月租金。

  一份在网络流传的蛋壳内部文件显示,蛋壳要求员工与业主沟通时,应当“态度明确且坚决,不可商量”。

  网络流传的蛋壳内部文件

  蛋壳这一行为,遭遇了大批业主的抵制。

  “如果租客有困难,让我们免没有问题,但中介方强行让我们免,这算什么?”一些业主们觉得,这是蛋壳在“慷别人之慨”。

  紧接着,事情变得更为蹊跷。

  “蛋壳两边政策有差别,比如让业主免1个月,却可能只给租客免几天,甚至不免,蛋壳难道在中间还要赚差价?”发现这一漏洞之后,业主们更为气愤,认为蛋壳是在“发国难财”。

  而矛盾,在进一步加剧。

  根据蛋壳与业主签订的合同,蛋壳如果不能在约定日后的15个工作日内完成租金打款,合同将会自动解除。

  “不打款,就收房。”业主们准备收不到租金,就赶租户们出门。

  北京一位业主在房门上贴出告示,要求租客搬离

  原本还觉得蛋壳“贴心”的租客们,开始变得忧心忡忡。

  蛋壳招股书资料显示,2019年前9个月,接近70%的蛋壳租客均使用了租金贷支付房租。

  “一般贷款是一年期的,就算我们被业主赶出来了,也还要继续偿还贷款。”租客小王称。

  本来是一件很正能量的事情,为何最终却一地鸡毛?

  “有传言称,蛋壳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。”业主沈复透露。

  不少业主猜测:“蛋壳是想通过这个方式,缓解资金困难。”

  近日,有认证ID为蛋壳公寓的员工在脉脉上透露,蛋壳资金链已经断裂,员工1月的工资3月发放,2月只发基本工资。

  脉脉上有人透露蛋壳公寓拖欠工资、资金链断裂的情况

  “现在蛋壳有一半的员工远程办公,HR说2月工资发半薪。还有一半人处于待岗状态,连半薪都拿不到。”蛋壳公寓一位员工透露。

  针对近期传闻,蛋壳官方回应称,“资金链断裂”纯属谣言;受到疫情影响,蛋壳假期延长,财务尚未上班,部分业主因此暂未收到房租。

  02 场景重创

  蛋壳风波只是长租公寓行业的一个缩影。

  上海一家长租公寓的老板林磊称,春节后原本是租房旺季,很多平台都指望着这段时间提高出租率和客单价。

  “我们目前的招租情况几乎为0,入住率也下降了5%左右。”林磊称,“整个长租公寓行业,2月份都是亏损的”。

  “我们现在每月的损失,大概在几百万元。”他表示,一个月损失还可以承受,如果持续一个季度,“行业就危险了”。

  线下教育比租房行业还要惨。

  目前,政府要求一些线下机构停止开业,健身房、培训、KTV都在此列。

  因此,整个线下教育行业都处于停业状态。

  一些行业巨头,已经撑不下去。

  2月6日夜,作为经营13年的教育机构“兄弟连”的创始人,李超发布了《致兄弟连全体学员、员工、股东的一封信》,正式宣告品牌“破产”。

  疫情突然到了,“这对资金储备少、包袱重、一直亏损的兄弟连无疑是雪上加霜,”李超在信上说,“节前咱们勒紧腰带,缓发工资,全体动员,压缩成本,就是为了节后招生旺季打个翻身仗。哪知这次疫情来得如此凶猛、猝不及防,把我们的计划全部打乱。”

  2月6日夜晚,“兄弟连”创始人李超发布《致兄弟连全体学员、员工、股东的一封信》

  相对来说,医美行业的情况稍微好一些。

  “春节是医美行业的淡季,与同期相比,业务量还未呈现出太大的差别。”上海一家医美分期平台的业务负责人孙书源称。

  但是,医美医院的开业时间也在无限延后。

  2019年下半年,医美行业就迎来了洗牌潮,大量的医美医院被低价出售。

  而疫情无疑更加剧了洗牌。

  “有些医院的员工开始无底薪休假了。”孙书源称。

  “年前我曾经放出收购医美医院的消息,现在已经有十几家医院找过来,说想出售。”一位投资医美行业的老板透露,很多医美医院账上的钱,撑不过2个月。

  而场景方们,也在积极自救。

  1月30日,广东省公寓管理协会发起了号召,倡导业主2月免租一个月,3月和4月租金减半。

  1月30日,广东省公寓管理协会倡导减免租金

  “各方共同让利,共同进退,谁也不占谁的便宜,这个规则才能推行下去。”多位从业者认为。

  而各家教育机构,正在紧锣密鼓忙着推出自己的线上课程。

  “现在是倒逼教育行业从线下往线上走,对很多机构来说,很痛苦,却是一次蜕变。”一位线下教育的负责人称,最近几天,他们所有的人都在加班,推出线上课。

  “转型成功就生,转型失败就死。”目前,账上的钱只够他们坚持3个月,“现在才知道,什么是现金为王,什么是‘现金流是生命线’。”

  该负责人承认,他直到现在才意识到,金融机构的重要性。

  03 分期分化

  各大线下场景的重创,导致场景分期危机重重。

  逾期开始普遍上升。

  “我连工资都没有了,怎么还分期?”租房分期的一位催收员称,最近听到最多的逾期原因,就是:疫情之下,没有收入。

  租房分期从业者林一男称:“逾期要上涨,预计可能在20%左右。”

  各个场景分期开始紧急缩减放款量,一些平台甚至裁员蛰伏。

  “我们的业务量缩减了6到7成。”林一男透露。

  每年的二三月,也是教育分期的旺季。

  “过去这个时段,我们每月的业务量是2000单到4000单,但是,这个月我们下降到200单。”福建一家教育分期的业务负责人称。

  也就是说,业务量缩水九成以上。

  一家医美分期平台的负责人陈果透露,整个医美分期行业基本处于停滞状态,过年期间他们基本停止了放款。

  “这次线下场景重创,对场景分期来说打击很重,半年之内都很难恢复。”陈果认为,疫情对场景分期行业来说,简直是“雪上加霜”。

  “我们已经决定将队伍解散,只保留催收人员。”陈果认为,半年到一年内行业无法回暖的话,他只得“壮士断腕”。

  但陈果也不是完全退出行业。“等行业回暖后,再杀回来。”

  尽管有一些场景分期平台离场,但还有一些平台坚守。

  一家场景分期平台的创始人徐晔最近调研市场,发现90%的平台已经不放款了。

  “场景方本来就难,这个时候金融再撤走,就真的是釜底抽薪了。”徐晔准备逆势而为,他和一些机构承诺,依然放款,共同进退。

  2月10日,徐晔公司正式复工。

  “大家都说,资本是最功利的,我现在就是告诉合作伙伴,金融不止会锦上添花,也会雪中送炭。”徐晔说。

  当然,他也不是纯搞“慈善”,而是有更深的考虑。

  目前,他只和最优质的机构合作,“现在重点是拿下过去不屑和我们合作的大机构”。

  “这轮疫情,一定会让行业大浪淘沙,能活下来的,一定是好机构。所以,在危难的时候,和这些机构共同进退,未来就会深度捆绑。”他说。

  他的目的,就是圈住这些优质机构。

  显然,还有不少场景分期平台,持同样的观点。

  在疫情较轻的地区,有的场景分期平台已恢复了进件,催收和财务已打卡上班。

  而其风控部门,也紧急调整了一些线上的风控策略,比如取消了业务人员和借款人的合影,等等。

  “现金流为王。”对于很多线下场景来说,这可能是最近最深的感悟。

  “经过这次震动,我们的供应商和客户都会对现金流、回款有重新的认识。”齿科金融服务商美牙分期CEO刘明宇称。

  对于金融机构来说,让用户进行一次深刻的风险教育,倒也不算坏事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一本财经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李佳佳 HN153)